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ncdnieqijun的博客

一起成长

 
 
 

日志

 
 

【转载】林老师:关于教什么知识  

2014-04-12 10:39:37|  分类: 教学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林老师的博文《教什么知识?》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8586560102e7if.html
[读完这本书还是很有收益的]
      首先是,作为一个老师必须重视“教什么知识”的研究。尽管我不同意作者“教什么知识”比“怎么教知识”更重要的观点。教什么知识?对于中小学教学来说,教科书是基本的依据。一个教师,即使他不知道教什么,但他可以研究教科书的内容,他可以教教材,这至少可以保证他完成最基本的教学任务。长期以来,在传统教材观下教师的教学大多是这样的。但如果一个教师不研究怎么教,大概连最基本的教学任务也就无法完成了。但作者的观点,可以促使教师把更多的精力从“怎么教知识”向“教什么知识转化”,这对于突破教学中制约教学质量的一些瓶颈我想是十分有益的,在当前大多数老师依然不关注“教什么知识”的背景下显得尤为重要。正如作者在导言中所说:“对‘教什么知识’缺乏思考和理解的教师是很难成为优秀教师的”。

       长期以来,教什么似乎一直是课程研究者、教材编者的事,而怎么教才是教师要研究的,广大教师把自己定位在课程与教学中执行者而不是研究者的地位。在这种背景下,教材处在一个非常神圣的位置,教材写什么教师就教什么似乎是一种天经地义的事。即便到了今天,我们依然往往习惯于守护着教材的神圣,我们往往盯着教材的细节批评与质疑,纠结于不同版教材的差异而无所适从,这看似在撼动着教材的神圣之位,实质上依然反映了我们对教材神圣地位的捍卫,在内心深处容不得教材的半点瑕疵。在我们的心底有个声音:教材怎么可以是这样呢?

        只有当我们把目光转向教什么知识的时候,我们才能摆正教材的位置,教材是我们教学的一个范本,我们只是用教材去教学,教师必须研究选择教什么知识而不是拘泥于教材。把教材当作教学的一个范本,丝毫没有否定教材的价值。教材是课程研究专家以及一批理论与实践工作者智慧的结晶,它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教什么内容的范例,教师教学中只有认真学习与研究教材,才能领会编者选择“教什么”的意图。但我们可以看到,目前已有的生物五个版本的教材,它们对于课标同一内容的选择与呈现是各不相同的,这种不相同当然就是编者对于“教什么知识”的不同理解而导致的,它们各自符合一定的理论与逻辑,我们很难说哪个版本的教材选择的知识是恰当的,哪个是不恰当的,或许这种恰当与不恰当,只有当针对不同的学生进行施教的时候我们才可能作出一定的评价。这就意味着,“教什么知识”应该是每一个教师都应该研究的,因此每个老师面对的学生群体以及每个教师的教学环境都是各不相同的。

       当我们像重视“怎么教”那样去重视“教什么”的时候,或许我们就可以让教材回归本真的地位,教材的编者也可以放开点手脚。

       其次是,当我们关注“教什么知识”时,选择哪些知识才是合适的?面对我们说了多少遍学生依旧不懂,或者学生听着都懂了但就是面对新情境就无所适从不会应用知识,是否是因为我们教学的内容过多过深?现今学生的负担非常重,是否也是这样的缘故?我完全同意作者作出的否定性判断。

       我一直认为,学生学不明白,学生学习负担重,根本的原因不是教学的内容多与深(教材的内容远没有到太深太多的地步),而是我们对知识的理解不到位,导致对教学的不到位所致。本书作者提出了知识的四个层面——事实性知识、概念性知识、方法性知识以及价值性知识。教师如果能从这四个层面去把握知识,才有可能使学生“理解”知识,只有理解的知识才可能形成“结构”,只有形成结构的知识才可能形成“能力”,只有具有能力学生才可能在新的情境中去应用知识。不“到位”的教学,学生只能在原有情境中去识别再现相关的知识,而不可能达到应用的层次。举例来说,关于细胞膜的结构知识,如果只是止于让学生知道它是由磷脂双分子层构成的,蛋白质分子以不同的方式与脂双层结合,那么学生对知识的掌握只是停留在事实的层面,学生以后或许可以描述细胞膜的结构,但当改变问题情境学生就会不知所措,如我们问:一个细胞中发现由磷脂分子包裹的油滴,这种油滴的结构会是怎么样的?现有水溶性或者是脂溶性的药物,如何通过磷脂来包被它们?学生显然难以从自己的知识结构中找以分析解答的依据。如果我们的教学能从科学史的研究过程入手揭示细胞膜模型的建立过程,从磷脂分子与蛋白质分子的性质入手分析它们如何构成这种结构,这种结构对于完成功能有什么意义,上述问题对学生而言或许成不了什么障碍了。后者的教学我们显然教给了学生更多的知识。

       所以,我觉得我们的教材以及我们的教学,不是内容多了深了,恰恰相反,我们的教材有些该说理的地方说理不够,该完善知识结构的地方缺胳膊少腿,能简洁的地方没有尽量简洁,而教师又往往拘泥于教材而不敢越雷池半步,这就使得学生对知识的把握停留于事实与符号的层面,缺少与之相关的背景知识以及隐含于事实背后的方法及价值知识,当然也形成不了结构。你告诉学生DNA是反向平行的双螺旋结构,却不让学生明白怎么叫反向,学生除了记住这个事实外,还有什么招?你只告诉学生细胞分裂各时期的特征,甚至编成口诀让学生背下来,却不引导学生去分析这些特点形成的原因或这些变化的意义,学生除了死记硬背重复做题,又能有什么招?我们都说美国孩子学得轻松,是美国的教材内容少而浅吗?当年我去美国“考察”时看到他们中学的生物教材编得比我们大学的普通生物学还要厚,房东送给我他们的中学生物教材,我是因为这些书实在太厚太沉背不动而放弃了带回国内的想法。前年我去澳大利亚,见到的情况也大体与美国差不多。一个教学到位的知识,学生训练一、二次或许就足以达到应用的层次了,而一个教学不到位的知识,或许即便你让学生训练N遍,学生依然只能照葫芦画瓢。至于当前应试教育带来的学生负担重那是另外的话题,不在本博文探讨的范围之内。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